【韩叶】松柏常青·肆[完结]

三个时辰的时间稍纵即逝,晚霞将天色染成一片红,树林中也难得带了些暖意。

叶修缓缓睁眼,脸上的倦意早已消失不见,唇角带出轻笑,起身将身上的雪拍落,随即伸了个懒腰,轻吐出体内最后一口浊气。

转身望了望韩文清的方向,韩文清正把手里好不容易找来的两三个野果放下,察觉到叶修的视线,头也不抬就朝叶修扔了一个过去。

轻易接下野果,叶修感叹:“贤妻良母啊老韩。”说罢一口咬下野果,酸涩的汁液一瞬间溢满口腔,赶忙囫囵把果肉吞下,叶修面色难看的皱着眉咂咂嘴。

韩文清闻言从鼻腔中发出冷哼,口中仔细嚼着果肉,似是没有感受到叶修投过来的怨念和口中难忍的酸涩,面色不变的继续补充体力。

两人速度解决了这几个勉强垫腹的果子,再遮掩了一下这个临时歇脚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树林在黑暗的环境下竟生出些恐怖的氛围,树枝也像是张牙舞爪的露出了锋利的獠牙。

当然两个大男人显然不会在意这种事情,消去痕迹后,两人便轻声向之前韩文清见到刘皓一行人的那处行去。

果然这群人已经准备行动了,所有人都是一袭黑衣,在树林中很难分辨,若不是他们还点着一个火把勉强照明,就是韩叶二人寻找起确切位置都有些麻烦。

一群人明显已经整装待发,带头者似乎在交代着最后需要注意的东西,韩文清和叶修没有离的太近,听得不是很清楚,不过他们也不是很在意就是了。

毕竟这回他们就两个人,尽管他们已然恢复大部分实力,但是这些人也不是菜鸟,收拾起来自然需要力气时间,蚂蚁咬死象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

当务之急不是先解决他们,而是尽快离开。而且还得尽量不被发现。谁知道刘皓是不是只带了这几个人过来。

叶修探了探头,又缩回来压低身子,这让与叶修躲在同一颗树后的韩文清十分别扭。

先是躲躲藏藏,又是身前这人时不时挤他一下,昏暗的视野中,韩文清只能勉强看清这人是一直背对着他,触感上也感觉有什么软软的东西时不时蹭他。让韩文清感觉格外难受。

小树开始越发向上,带着无人能阻的气势磅礴生长。

“你到底想干什么!”韩文清看着叶修的动作,终于是忍不住道。

叶修闻言转头对着他“嘘”了一声,让韩文清别出声,然后再次探了探头,接着终于反过身来:“他们已动身,分了三队上山,向西那边只有三个人,多数都向北直接朝寒蛟巢穴去了,还有四个朝我们这边过来了。”

韩文清冷笑:“刘皓还真是了解你。”

叶修不置可否,伸手指了指东南方。韩文清点点头,转身展开身形,急速冲下。叶修紧随其后。

虽说这四个人对他们来说已经几乎没有威胁,但现在三队距离都不远,若是此时打斗起来,势必会吸引来另外两队。更有可能吸引来的还不止这两队。

事实证明二人确实是实力顶尖之人,树木也阻挡不住他们下山速度,几乎是一瞬之间就甩开了刚刚那处一大截距离。

然而如此的后果却是留下的痕迹没有时间抹去。一是因为来不及,二是因为脚下质地松软的积雪十分乐意为这枯燥无味的夜里留下点什么。

于是尽管叶修和韩文清已经尽力不留痕迹,但仍是被有备而来的四人发觉了蛛丝马迹。

察觉到身后有人在沿着他们的方向追过来,韩文清速度不减,却悄然换了方向,叶修握紧千机伞,顺手削断沿途的几段树枝,另一个方向的树木却免受其害。

他们跑得快,后面那四人速度也不慢,在韩文清与叶修过后不久,四人顺利追至刚刚二人换方向的地方,忽然停住脚步,似乎是犹豫了一会,几人却换了树木没有遭殃的那个方向疾驰而去。

而这厢叶修虽然成功引开追兵,但是依旧不能放松,那些人不是笨蛋,仔细注意一下就可以看出没有人过留下的痕迹,难保一会不会转变道路朝这边再次追来。

不过好在此时已经离得足够远,就是打起来他们也有能力全身而退,当然前提是没有援兵。

本来韩叶在早时就已经下到山脚,这一会用足了全力下山,自然是用不了多久的。

山脚下只有这片树林,外面就是雪地,过了不算太小的雪地就是霸图军营。

像刘皓这般心思缜密的人,应该不会蠢到把带来的人放在雪地里,然后坐等霸图发现。也就是说只要冲出这片树林,叶修和韩文清就算安全了八成,接下来只要不出什么意外,两个时辰之内足以回到霸图。

树木掩映之间,漆黑的树木与雪白的大地显得格外有对比性,虽已至黑夜,但那白到刺眼的雪地仿佛不甘沉于黑暗,用尽了所有力气反射出夜里那一点点微弱的光。

眼看雪原已近在咫尺,终于要离开树林,韩文清减缓了速度,叶修自然冲上前来,来不及过多交代,抬抬下巴示意小心刘皓带过来的其他人马,也不等韩文清动作,叶修换了个方向便猫了过去。

这时候只能靠这十年以来培养出来的那点可怜的默契了吧。叶修想。

其实一点也不可怜。

尚还稚嫩的树木在风雪中挺直了身躯。

韩文清毫无迟疑地选了另一个方向,不久后果然看到了预料之中的援兵。

所幸韩文清不需如何思考怎样通知叶修过来会合,叶修明显也发现了这批援兵,很快韩文清便见叶修的身影出现在视线范围内。

但明显叶修没打算和他会合。

当然他也没那个必要过去。

只是。

韩文清瞟了一眼叶修,叶修也看到了韩文清,朝他偏了偏脑袋。

不知为何,韩文清忽然就明了了叶修的意思。

仔细观察了下这批人马,实力没有上山那几个强,不过胜在人数远远多余,韩文清对比了一下,可以勉强一战,不过山上那几个可不是死人,若是打起来,在他们正常状态下当然无所谓,可是叶修毕竟才经历了一场恶战,他也消耗不小,虽然经过半天调息已经回复了大半,可说毫无影响那是不可能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叶修根本没理由和他们开战。

韩文清下意识也就顺着叶修去了。

不知不觉间,它已经傲立于世,在没被发现之前一点一点褪下青涩的躯壳。

默默朝着叶修刚才示意的方向移动,一边盯着面前的援兵,一边注意着身后追来的那几人,韩文清只觉得憋得慌。

回去一定把那个混蛋扒皮抽筋!

韩文清心道。

他们的运气不是太差,不多时,叶修出现在韩文清身前。

“哟老韩,咱俩默契不错嘛。”

“哼。”依旧是冷漠的回应。

叶修也不觉得没趣,转身走向刚刚发现的安全路线:“跟好了啊韩文清小朋友。”

韩文清这回直接懒得理他,顺着路线绕了个大圈子,顺便把身后的麻烦甩了个干净。

眼前树木逐渐稀疏起来,大片大片的雪地出现在层层枝干后面,像极了白色宣纸上的泼墨山水画。

终于出来了!

饶是韩文清都难免松了口气。

在确定没有追兵之后,接下来的事就轻松了许多。

叶修活动活动身体,之前虽然展开身形急速狂奔,可是也难免有些束手束脚,这会面对大片皑皑白雪,一时心中豪气纵生。

更别说韩文清这种性子的,之前憋得慌的心情早就被眼前的白色洗刷得干干净净。

伸了个懒腰,叶修瞟了一眼一旁的韩文清,只见对方眼中的神色熟悉无比,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了千万次,但仔细回想起来似乎又不是那么清晰了,眼前这个人仿佛一直都是这样的,一往无前。

简直让他忍不住想一直看着这样的神色,也这样一如既往的奔向未来。

“晚到的人请吃饭啊。”韩文清只闻叶修忽的这么笑道,然后就见叶修朝着霸图军驻扎地的方向猛然窜了出去!

韩文清嘴角不可抑制的上扬:“好啊。”

根实,木成,只待人相识。

等到终于回到军营,天色已渐亮。

这场比试终究还是叶修更胜一筹。

叶修一边嚷嚷着老韩记得请吃顿好的,一边打着哈欠走向自己的营帐。末了看着韩文清仿佛下一秒就要冲过来宰人的黑脸唇角一勾,难得语气软了下来:“谢了啊。”

不知为何心头火气瞬间没了三分,韩文清面上依旧凶恶:“你给我等着。”

叶修笑眯了眼,眸子里闪烁着点点笑意:“嗯,我等着一声招呼不打就忽然离开军队整整两天的韩大将军过来治我的罪。”

心头消失的那三分瞬间又回来了。

韩文清冷笑两声,只回不劳费心,便转身走人再不回话。

他绝对是脑抽才会搭理他。

……

等叶修再见到韩文清已经是三天以后的事了。

韩文清面上带着倦意,但看得出来心情不错。刚刚处理完这些天留下的军中事物,虽是累极,不过也终于轻松下来。

叶修上下打量着这个统领大帐,一幅过来参观游览的模样,直到韩文清忍无可忍瞪了他一眼,这才朝着韩文清摇晃了手里的酒坛:“来喝一壶?”

韩文清默,早些年南北战争时,他们霸图和嘉世就是劲敌,不知多少次抓着对方的弱点狠狠攻击,而嘉世王牌叶秋乃重中之重,弱点自然也被研究的彻底——比如酒量。

虽然说习武之人早已可以将酒力逼出体外,但这似乎对叶修不管用,体质的问题也不是练武就能解决的。

当年为了夺下区区一隅之地,都要使出浑身解数,虽说霸图军在韩文清的带领之下从没有在这旁门左道中出过力气,不过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收集情报是永远不可能会被放弃的一环。再说嘉世那时的对敌可不止他们一家。

所幸叶修也很清楚这一点,于是酒坛子都没见过几次。若不是曾经在嘉世庆功宴上被一坛灌倒,然后还被当做丰功伟绩一样的传播出来,这个弱点恐怕根本无人知晓。

作为叶修对了十年的宿敌,韩文清自然比别人更清楚叶修的酒量。

疑惑也就是短短一瞬,叶修不会无缘无故来找他喝酒,他们都不是无聊的人。

见韩文清点头算是答应了,叶修也不客气,在他面前就这么坐下了,顺手把书案之上的文书随意扫开,叶修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韩文清却是忽然青筋一跳——“这是书案!”

“……噗。”叶修忽然笑出声来,嘴角弯出好看的弧度,声音有些抖:“好啊,你定地方,要山清水秀世外桃源那种的啊。”

“……”

雪地军营找个鬼的世外桃源。

韩文清无视叶修,把书案上的文书重新理好,这才起身换了营帐。

就他俩喝酒也没必要真的挑剔什么,叶修跟着韩文清进帐,把酒坛放桌上,顺势躺上了主位。

韩文清这才想起来哪里不对——这酒是哪里来的!

看韩文清皱眉盯着酒坛,眼露热切,叶修带着尚还未褪的笑意道:“这是多少年没喝了?啧啧真可怜。顺说你们后勤营的防卫差了不止一点啊啧啧啧。”

……现在韩文清不想喝酒,只想揍人。

黑着脸忍了下来,韩文清坐下,顺手拿过一边的茶具,军队的配置自然不会高到哪去,特别还是杯碗瓢盆这种东西,不过好在结实,个头也比那些精品大得多,用来喝酒也倒不会显得太小。

叶修开了酒坛,似乎很是在行的样子闻了闻酒香,然后直接把两个茶盏盛了个满:“这酒好像不烈啊,不错不错。”韩文清正想说这种军队上的粗酒,虽然刚喝时感觉酒劲不大,后劲却是猛极。

可话还没出口,就见叶修端着茶碗一口干了下去。

“……”

眼见着叶修正要把第二杯满上,韩文清伸手摁住叶修:“没人和你抢。”

叶修眼神清醒,笑道:“老韩你可别小看我,哥的酒量也是可以和你一拼的。”话里还带了点嘚瑟的味道。

韩文清扶额。

总觉得已经看到了结局。

叶修可不管韩文清在想些什么,笑着将手里茶碗斟满了酒就一口灌下去,韩文清就这么看着叶修喝,果然没多久就上了头,脸色泛红。

韩文清眼看叶修这架势,也没打算拦着了,索性夺了酒坛过来给自己满上——这人说是一起喝酒,结果就顾着自己喝了。

叶修整个上身已经要趴在桌上,就靠着手臂堪堪支起下巴,歪着头半眯着眼睛朝着韩文清笑,端起茶碗朝他这边一递:“我这都三碗了。”

看着叶修这幅样子,韩文清莫名觉得心情愉悦,却是没有搭话,任由叶修又转了这个话头。

“老韩……这酒味道一般啊……你们霸图就这待遇啊?”叶修嫌弃脸。

“……嫌弃就别喝。”韩文清冷漠。

叶修闻言笑:“不嫌弃不嫌弃,韩大帅好不容易请人喝酒,怎会嫌弃呢?”

韩文清冷哼。

“啧啧看你这么可怜,哪天请你喝我们兴欣的密酿啊。”叶修摇晃着手里的茶碗,脸上不掩骄傲之意。

韩文清疑惑:“兴欣?”

“对啊,兴欣。”叶修眼中盛满了温柔和骄傲,酒意把它们熏得更加深邃,韩文清从没有见过叶修这样的神情,但却意外的不意外,似乎叶修在韩文清印象中本身就是这样一个人,温柔强大,神采飞扬。

兴欣的话题就这么断了,不过韩文清也不想多问,两人却也没什么好聊的,就着酒随便开的几个话题又草草结束在酒里。

酒过三巡。

一个酒坛很快就见了底,不过这对于两个都不如何擅长酒力的人来说也差不多了,再喝就真的要交代在这了。尚还保持着几分理智的韩文清如此想到。

这场酒量的比试显然是韩文清更胜一筹,眼看那厢叶修上下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手撑着脑袋歪到一边,连韩文清什么时候停了酒把他放平躺正了都不知道,嘴里咕哝着模糊不清的字句,显然那酒的后劲已经汹涌而上,逼得叶修有些难耐的皱紧了眉头。

韩文清盯着叶修潮红的脸色竟忽的怔忪了起来。

他突然就想问许多事,那些不知何时沉积在心头的东西,不知不觉间就已然冲破囚笼,但看着面前这张脸又觉得他也不必多问——他或许是明白的。

盖相识时,似曾相知。

……

韩文清揉了揉额角,昨晚料理好叶修之后,他便也撑不住了,回到自己帐内倒头便睡,一觉醒来便是第二日午时了。

运功将体内还剩下的那点酒气散了,韩文清终于感觉好受了些,便连忙穿上甲衣去了训兵营。

所幸军中那几个高层也不是不管事的人,在他昏睡不醒的时候也没出什么大乱子。

只是他以后再不能陪叶修这般胡闹了,就算他是主帅也不可能无视军纪。韩文清自省道。

不过如今不是战时,军中也没什么大事,虽然依旧是整日训兵,但到了饭点便放了饭,韩文清便也得以休息半晌。

用完饭后还有些时间,韩文清便决定出去走走消食——却忽然被人打断。

“韩帅。”

来者是前些天为叶修治伤的医师,也是这些天负责叶修膳食的人,韩文清一眼认出。

霸图主帅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医师语气发抖,低着头不敢正视韩文清:“属下方才去给叶先生送食,进了帐却未见其人,只在桌上发现这封信。”话罢递出一封用纸随意包了两下的信。

韩文清脸色一变,不祥的预感告诉他叶修又在搞什么幺蛾子了。

接过信来,韩文清皱着眉盯着上面那个勉强能看的「韩文清 收」,心头忽然冒起一阵无名火,他想他已经知道叶修干嘛去了。

医师简直腿都要软了,看着韩文清握紧的拳头,忍不住估量了一下自己脑袋和拳头的硬度,然后抖的更厉害了。

“……你先下去吧。”拆开信,韩文清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医师立马应了声落荒而逃,留下韩文清盯着信眼里快要喷出火来:

「老韩:

        走了啊。多谢,日后江湖再见。

         

                                                       叶修。」

……寥寥数语。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真当这霸图是他家?

韩文清现在只想干死叶修。

不论用哪种方式。

“叶修,你给我等着!”

                             *

           松兮落矣, 柏兮长矣,

                   纷飞落雪,愈暖初心。

           常兮亡矣,青兮生矣,

                   日日年年,岁岁相惜。

           似松柏常青,四季如一。

                             *

=正文完=

叶修:撩完就跑真TM刺激【x

终于完结啦!!没想到最后一章竟然卡了那么久orz……相信我这真的是叶神的生贺【你好意思x

感谢结尾我家大姐大@百年戏台千年梦 GN的提供!真是美到哭QWQ!!!

以及结尾本来想狠狠发糖的,但转念一想这俩平时的相处模式本来就各种意义上的甜啊XD于是就变成了这个鬼样子x

最后感谢各位的阅读w韩叶一生推!!

那么,咱们番外再见啦ww【好像立下了不得了得flag【。

                                                                                                                                               北冥天辰     2016.9.1

评论(2)

热度(27)

© 咸鱼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