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松柏常青·壹

*2016叶修生贺√

*韩叶,大概古风paro……?……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什么paro【不你x

*OOC+小学生文笔,请各位看官多多包涵w

*一共1w+,打算分批发出来√【挑四个特别的时间2333x

*最后,叶修,谢谢你能成为我的荣耀❤




壹•松兮落矣


荣耀历三年,雪花纷飞,满枝琳琅,这个刚成立不久的王朝,迎来了它的第一场大雪。


“呼……”韩文清往手心上呼了一口白气,常年练武的手掌心早已布满了薄茧,虽然对于这双手来说无伤大雅,但却仍是少了这个年纪的人应有的那份稚气。


或许对于刚刚经历过战争洗礼的百姓来说,这个冬天有些过于寒冷了,但他多年驻守此地,早已熟悉。


踱出营帐,外面已是一片白茫,小雪纷纷扬扬撒下来,远处的树木早已披上了银装,天地间仿佛只剩下雪花飞舞的声音,一派宁静祥和之色,难得在驻地能安稳的欣赏这种风光,韩文清忽的生出了一些文人的感慨,与属下通了信,便身随意动,循雪意而行,不知不觉,韩文清已愈行愈远。


按理来说一方将领实在不该如此随便出行,不过早已不是战时,如今南北合并,这一个庞然大物正迎来它的安定之年,于是他这个将领反倒没了什么用武之地,出门赏赏雪,感受一下这数年来头一次的安宁也不为过。


可惜,安宁这个词似乎天生就和韩文清不搭边。


虽然有着枯木遮挡,但那一抹深红在一片雪白中是如何的刺眼,任凭谁都可以一眼看见。


这个颜色出现在营帐不远处,让韩文清眉头一皱。


略微走近,那红便显了人形。韩文清眉头皱得更深,不由加紧脚步。


到了跟前,果然是个人,看起来伤得不轻。韩文清下意识觉得这人身形有些眼熟,但无奈那人满面血污,辩不清样貌。


动手拍了拍已经堆起来的雪,忽然感觉这身体虽已极冷,但依旧有着血液流动的触感。韩文清勉强把浑身血腥的人抗起,若这人是他营里的将士,那便应该速速救治,然而若这人是外来之敌……那便更是不可放过,带回去仔细调查询问方可安心。


打量这人身上的黑衣,韩文清更相信后者。


不多时便回了驻地,韩文清便把那人扔给了军中医师。一个重伤之人,不足为虑,等他清醒过来再问不迟。





这一晃便是七日,如若不是医师来报那人已醒,韩文清都快把他给忘了。


“韩帅……”眼见韩文清准备出帐去见那人,医师欲言又止。


韩文清疑惑。


医师踌躇,看着韩文清的脸色虽是发抖,但想起那个人的话,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这边。”医师引着韩文清至帐前,便退了身去,一头冷汗这才擦了两下。


韩文清步入。


只见帐内榻上一人背对,青丝随意披在肩头,上身未着衣衫,却有来来回回的纱布包裹,布料仍是渗了些血色,不过韩文清看得出这人已无大碍。


而韩文清也觉得这人身形愈发眼熟起来。


还未开口,那人却忽的出了声,转头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韩文清略微惊讶之后恼怒的神色:


“哟老韩,好久不见。”


韩文清几乎能听见自己上下颚牙齿摩擦的声音:


“叶修!”


叶修笑:“怎么,想我啊。”


韩文清怒极反笑:“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不就是霸图么,谁没来过似的。”叶修摊手状,浑然不知当下重伤处境般道。


正准备看他如何发怒,却只见韩文清深吸一口气,忽的冷静了下来:“好,看来你伤的也没有多重,过几日就回嘉世吧。”末了还不忘加了句“好走不送。”


叶修顿,回道:“谢了啊老韩。”他怎的忘了,这人已经没了必需和他对着干的立场了。


他自己也没有了。


原属于北国的霸图军,和更亲近南国的嘉世,本势如水火,如今却因为南北合并变成了友军。


还真是世事无常。叶修心中感慨,回神间却已无了韩文清身影。


撇了撇嘴,叶修兀自躺下。


什么事等养好了伤再说。






待叶修再次见到韩文清的时候又过了三日,叶修已经能够下床行走,除了每日都要把那一身的纱布拆开换药以外,已与常人无异。


不过虽是能够自由活动,但叶修也没打算出帐外看看,他那张脸放在那,若是江湖中人倒是没所谓,毕竟叶秋向来以神秘著称,鲜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然而很不凑巧,霸图军的几位将领,正占“鲜少”之中的几个席位。


也不是说被那几位发现会被怎样,只是如今他身份尴尬,见谁都免不得一阵麻烦,他一个负伤之人,还是老老实实养伤吧。


韩文清也没刻意隐瞒,但见叶修难得老实,他便也顺水推舟,对属下只道去看看伤兵。


进了帐内,叶修还是如刚开始那般赤裸着上身,斜斜靠在榻上,手捧不知从何处拿来的书卷,正读的津津有味,见了韩文清进来也就抬了抬眼皮,只道一个坐字,便没了下文。


一副把这里当成自己家的模样。


韩文清感觉自己青筋跳了跳,到底还是知道这是个伤员没发作:“叶修,你什么时候回去?”


叶修眼睛都没转一下,十分理直气壮:“急什么,伤还没养好呢。再说了,若是伤养好了,我还得报恩不是?”


韩文清心中冷哼一声,不知道叶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必,你速速回去便已是报恩了。”


“这怎么行呢,”叶修脸色正经:“我是那种人吗!”


韩文清默。


回想起来,他们除了场上的你死我活,从没有过这样的和平相处。


换句话说,除了招式,战斗风格,对于叶修,他一无所知。


韩文清起身,以俯视的角度盯着叶修,忽然觉得纱布上的鲜红有些刺眼。


片刻后转头离去。


虽然不知道叶修究竟是哪种人,但韩文清仍是下意识选择了信任。


对战时那份对胜利的单纯执着不会有假。


况且,他隐隐觉得他知道的其实不算少。


有什么破裂开来。





然而放任叶修不管的下场就是,叶修伤好了之后,就开始在军营里为所欲为。


先是莫名搞来了易容工具,然后跑到训兵营不知干了什么,韩文清只知道当他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训兵营里有一个很厉害的小兵”已经传遍了整个霸图。


也亏得叶修去的是时候,霸图几个将领要不就是在雷打不动的午睡,要不就是因为前晚上喝多了神志不清,除了韩文清竟没有一个及时赶到的。


看来他应该让他们加练了。


韩文清想。


后来叶修越发猖狂起来,时不时易个容混到军中都还是小的,最让韩文清牙痒痒的是叶修还经常趁着各个将领睡着的时候干各种小孩子才会干的事。


导致刚刚睡醒的某张帅和某林帅差点因为起床气打起来。


然而这都还算好的。


因为实际上数他中招次数最多。


“……幼稚!”又一次发现自己脸上多了几道笔印,韩文清发现他除了这句已经无言以对。这几天下来,叶修干这种事情几乎成了常态。


刚开始时他曾去找叶修理论,结果对方仅仅是抬抬嘴皮就让韩文清没了招。


韩文清第一次有一种想把那张嘴堵住的欲望。


至于揍他,那是很早之前就有的想法了。


韩文清一边因为斗不过垃圾话气极,又一边暗暗心惊他怎么变得如此没有防备。


所以说叶修正是狡猾在这里。韩文清本不是如此没有戒心之人,若晚上有人异动,哪怕是在营帐之外,韩文清都能有所发觉。


但叶修把霸图搅得如此不得安宁,反而让韩文清戒心逐渐下滑。这就和面对捣乱小孩时的心情是一样的,当意识到时,关于他的印象已经深深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韩文清看着银亮的盔甲上印上的他的脸,默默把脸上痕迹抹去,竟奇迹般的觉得有些好笑,忽然又反应过来隐去了笑意,隐隐直觉这样下去有些不妙。


有什么东西偷偷发了芽。



=未完待续=


下一篇一会见啦www

评论

热度(39)

© 咸鱼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