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松柏常青·贰

*第二发√

*忽然写成了玄幻……?orz我到底在干嘛……

贰·柏兮长矣

不过一瞬的直觉显然不会让韩文清驻足,很快韩文清将它抛之脑后。

先是习惯性的巡视了各个营帐,看到兵卒们都在认真训练的霸图主帅满意的点点头。

然后不知不觉停在了叶修的帐前。

韩文清忽然反应过来。

他竟然就这样默默准许了叶修在这军营里住下,而且之前因为叶修伤好了,还专门让他换了个帐。

那几位问起来时,也只道这是他的一个朋友。

天知道医师在一旁听到他们韩帅称叶修是朋友时,心中是如何的波涛汹涌。

不过也多亏了叶修这几日都靠着易容术混迹军中,否则他这谎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圆。

说起来这家伙好像什么都会,武学精通,文学功底好像也不差,易容术这等手段更是了得……

韩文清愈想愈远,回过神来的时候,肩上已落了雪。

抬手把肩头雪轻轻拂去,又往手上呼了口热气,修长好看的手恢复一点温度。

刚刚心中所想已随飘雪落至身后。

韩文清十分自然准备进账。

他有些手痒。

入内,韩文清却并未在书案之前看到叶修,往日里叶修都是在这读着各种各样的书,偶尔写些东西,刚开始被他看到时还会不太熟练的掩饰,后来叶修也逐渐不遮挡,韩文清也不去看。

其实何止韩文清习惯了叶修。

没有看见叶修,韩文清想到一种可能,于是往屏后绕去。

心头不知为何有些微热。

榻上,叶修安睡。

轻缓的呼吸声昭示着主人极沉的睡眠,不知是做了什么美梦,叶修嘴角轻轻勾起,那张有些虚胖的脸看起来竟然有些可爱。

已是日上三竿,韩文清对于叶修作为一派宗主竟然睡到现在的事十分无语——这些天,叶修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已然崩坏。

不,准确来说,是在原来的基础之上了解了更多。

有什么抽了绿叶,弱弱地生长着。

叶修明显感到有人来了,眼睫抖了抖,然后缓缓睁了眼。

虽然睡的沉,但叶修可没有一刻放松过戒备。

“……哦,老韩啊。”似乎是刚醒,叶修看着韩文清有些恍惚。

“噗,”忽然叶修盯着韩文清笑出声:“哈哈哈……”刚刚清醒的眼睛里漾满笑意。

韩文清心中涌起不祥的预感,顺着叶修目光摸了摸鬓角下方的皮肤。

然后看着手上的墨渍脸色一黑。

之前没看见这里还有叶修的“杰作”。

韩文清总算知道今早去巡视的时候为何属下们身子都抖的像筛子了——感情憋笑憋的很辛苦啊!

脸上的图案被韩文清那么一抹,已看不出原样,叶修笑罢,这才看到韩文清阴沉得可怕的脸色。

“咳,老韩冷静……”叶修顿感不妙。

韩文清却忽然出声:“你伤好得差不多了?”

叶修一愣,后笑道:“来一场?”他也许久未曾动过手了。

……

鏖战一场。

“呼……”叶修急喘,对面的韩文清也没有比他好上多少,汗滴顺着额头滑下他看起来有些凶恶的脸,一路滑至衣领不见,胸膛剧烈起伏。

韩文清调整呼吸,道:“……你的伤还没好全,我胜之不武。下次再战。”

叶修笑,一口白牙让韩文清觉得有些晃眼:“等我伤好了,你赢面岂不是更低?”

韩文清不置可否。对付叶修的垃圾话,最好的方式就是根本不搭理。

“啧看看我这才刚醒,就被强行拉着打了一架,韩大将就不打算赔偿一下?”叶修摸着自己的肚皮,冲韩文清眯起双眼,之间全是狡黠之色。

“……”其实韩文清还想再来一架。

昼食过后,暖阳高高挂起,冬日晴天温度最是适宜,虽然北方比南方来的冷些,但也不差,叶修打着哈欠和韩文清告别,十分认真的表示要去午睡。

韩文清觉得叶修真是睡神再世。

不,说不定是睡魔。

叶修自然不是睡神,更不是睡魔。

回到自己帐中,叶修半眯无神,似乎快要睡过去的双眼忽然明亮起来,神采飞扬。

迅速抽出书案上其中一本平平无奇的书,翻到最后一页,一张细小的纸条躺在其中。

叶修拿起纸条再次细细看了一遍,这才拿起纸墨回起信来。

看来他也要开始忙活了啊。

韩文清作为整个霸图军的将领,自然不是时常空闲的,如今早那般来叶修这闲逛的事更是少之又少。

可惜韩文清大概是和叶修天生犯冲。

韩文清看着自己的盔甲沉思。

他的头甲不见了。

仔细回想起来,他这一天去的地方相当有限,一一排除下来,叶修那是最有可能之处。

于是韩文清再次造访叶修。

又下起了小雪,却全然不同白日里的安详宁静气氛,夹杂着雪花的冷风刮的脸生疼,有些灌进衣领里,让韩文清加紧了步伐。

然而帐内早已无人。

韩文清皱眉看着此处:烛火依旧燃着,看上去像是刚刚点上的,案上书卷依旧乱七八糟,榻上被褥依旧只是随意叠放在一旁。

就像叶修并未离去一样。

韩文清沉吟,叶修并不是会点了烛火叠了被褥然后跑路的人。

于是韩文清忽然松了口气,寻了头甲,归去了。

事实证明他和叶修果然是命里犯冲。

韩文清训练着兵将,忽然看见远处似乎有个身影正打算离开军营。本想当即呵斥那位胆小的逃兵,却仔细看了看那背影——这种莫名熟悉的感觉真是熟悉啊。

回过神来的时候,韩文清已经追了出去。

那人速度很快,韩文清尽全力才勉强跟得上。

韩文清心中暗暗下了定论。

迅速出了军营,那人却停也不停向着雪山奔去,韩文清皱眉跟上。

看来这人早有准备。

或者说叶修早有准备。

叶修转了个弯绕进树林,冬日树林里只有松柏显了些绿,梅花点满枝头也堪堪为此添了些亮色,其余树木如同枯死一般,不在寒风中挣扎一瞬便褪了绿衣,任由雨雪加身。

只有松柏傻傻维持着自己。

不过叶修可没空赏景,韩文清自然也没有那个闲情逸致,跟着叶修在这树林中绕来绕去,差点跟丢了去。

突然叶修停下。转身。

叶修脸上赫然不是平常易容的那张脸。

“老韩挺闲啊,大晚上出来散步?”语气中甚是淡定。

韩文清闻言停下。

“你也挺闲。”同样没有惊讶,他早已清楚叶修发现了他,不然也不会在这树林绕来绕去。

叶修撇撇嘴,似是妥协了一般说道:“好吧好吧,是你跟过来的,一会遇见了麻烦可别怕。”

韩文清眉头一跳。

说罢叶修离开树林,朝着远处一山赶去,韩文清紧追。

叶修一路未曾停顿,直直向着山上冲去,迎着寒风,韩文清忽然想起这位伤还没好。

皱眉加紧了速度,虽不知叶修究竟要做些什么,但韩文清直觉不会是什么容易的事。

一路到了山腰往上一些的位置,这山不矮,在此处已然云雾缭绕,看不见山下。

叶修终于停下脚步,冲韩文清丢了个眼神,收了气息。

韩文清会意,同样收了气息走近叶修。

叶修轻声道:“看到前面那片灌木丛了吗?再往里有我需要的东西,不过那个东西有兽物看护不太好拿,所以这样,”叶修从一旁的枯木上折下树枝,在地上划出图案:“就像这样,一会我去引开那兽,你迅速从此处绕进去,看准里面的树木,结着红色果子的便是我此行的目标……”

闻言韩文清眉头越皱越深:“……阳爻果?”

叶修点头。

韩文清顿,道:“我去把寒蛟引开。”

叶修道:“服从命令啊老韩。”

韩文清盯着叶修,然后同意了叶修的“命令”。

=未完待续=

还有两发√

评论

热度(32)

© 咸鱼北。 | Powered by LOFTER